明禅大和尚:我所认识的能行长老

编者按:2018年12月5日,湖南夹山寺方丈明禅大和尚到达山东博山正觉寺,追思吊唁法主和尚能行长老。明禅大和尚与能老渊源深厚,在正觉寺演播室,大和尚给我们讲述了他与能老的故事。

明禅大和尚在正觉寺演播室讲述他与能老的故事(图片来源:凤凰网佛教 摄影:博山正觉寺)

明禅大和尚在能行长老追思法会上缅怀往事(图片来源:凤凰网佛教 摄影:博山正觉寺)

明禅大和尚在能行长老荼毗大典举火(图片来源:凤凰网佛教 摄影:博山正觉寺)

前两天看到我一个老同学转发山东博山正觉寺的讣告,说能行长老在博山正觉寺圆寂了,我说我一定要来。为什么要来呢?其实当时我们很多同学,都给我打电话,包括我们同届的,还有我们上一届的同学,还有晚几届的同学,都是中国佛学院的学生,他们都对能行长老的圆寂有自己的哀悼。

我们这些同学没有忘记能行长老过去对我们的照顾,尤其来讲,我们这些同学,过去对能行长老有一个说法:“这是一位了不起的老和尚,能够忍辱的一位老和尚,也是很慈悲的老和尚。”

忍辱

忍辱、慈悲。可以说这个评价对能老是恰如其分的,我讲一个印象很深的故事。

在佛学院读书的时候我们很年轻,肯定有一些调皮的。我记得有一次我们有一位同学,指着能行老和尚的鼻子骂,猛骂这个老和尚,为什么骂他呢?能行长老很慈悲,比如吃饭的时候,如果饭菜撒在地上,老和尚就是轻轻地只说一声,但是仍然有一些小和尚,脾气比较爆一点,不希望这些老和尚啰嗦。所以有一些过激的言语,但是尽管这样子,能行长老都是笑呵呵的,过后对这位同学,也不嗔恨,也不迁怒。有些同学病了,包括过去冒犯过老和尚的这些同学,老和尚都是一如既往地对待他们,端茶倒水,安排人照顾,这一点真的做得非常好。

老和尚的忍辱修得非常好!

慈悲

我是1984年才到北京的,我记得当时我去北京的时候,广州云门寺的佛源老和尚就给能行长老写了一封信,这封信的内容我不能看。到了北京之后,我就把信给能行长老,我问他,我说里面写的什么?他说师父就是让我看住你,让我照顾你。

我在北京四年的时间,老和尚对于我的学习、我的生活,经常过问,每个礼拜至少过问一次。

因为能行长老是在五十年代就接了佛源老和尚的法,我觉得能行长老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个修行的法师,这是我印象最深的一点。

能行长老除了慈悲也很谦卑。

我们当时在北京的时候,在法源寺,因为能行长老是法源寺的大知客师父,又是图书文物馆的馆长,他做的事情又很多,当时来讲在北京,那是在天子脚下,有信仰的人比较少,能行长老都是不厌其烦地度化有缘人。在北京能授皈依的只有能行老和尚,可想而知他有多么忙。当时我们吃饭是粮票供应,每个月都吃不饱。那个时候我们很年轻,每个月只有27斤粮票,像我经常都吃不到月底,到了每个月的最后三四天的时候,就没有饭吃了。

没有粮票了。这个时候老和尚就拿了饭票给我们,说拿过去用吧。能行长老不仅对我,对我们很多同学都是这样,尤其是我们这些班的,还有下两班的,所以这些同学都记忆犹新。因为老和尚的饭票每个月都有节余,他把结余的饭票给我们这些同学用。

他吃得少,他喜欢吃面条。吃面条不需要粮票,南方的同学不喜欢吃面条,吃米饭就必须要饭票。老和尚吃面条把粮票节约下来,就可以给吃米饭的同学。

老和尚对我们很多同学都是这样慈悲地给与。不仅对待出家人如此,对待信徒、居士也都是一样的,当时在北京很多的居士都是他授皈依的,居士们来了之后,到庙里吃饭的,全都得能行老和尚自己掏饭票,掏菜票买饭菜给他们吃。

还有外地来的一些法师和居士,到北京来办事的,到法源寺来。那个时候庙里没有补贴,全都是老和尚掏腰包给他们解决饭食问题,有些出家人到了北京没有吃的,又没有路费,在庙里就不走了,都是老和尚自掏腰包,老和尚从来没有怨言。还有一些从外地来的,比如湖南、湖北,包括山东都有。到北京去找人办事的,住在寺院的时候,都是老和尚提供的饭食。所以老和尚那个时候像整个法源寺供养十方一样的,用社会上的话来讲就是费事的事情,用我们佛法的话讲就是布施的事情。所以老和尚从没有求过回报,有些人吃了嘴巴一抹就走了,招呼都不打的,老和尚也是哈哈一笑。

这就是他的慈悲和忍辱,老和尚在这个方面,非常了不起。

八十年代初期,佛源老和尚也在法源寺,是普明老和尚请过去的。当时佛源老和尚还是想回广东云门寺,但是法源寺不让他走,除非他再推荐一个人。佛源老和尚说那我推荐能行法师,这个法师非常了不起的,也是一个出家资历比较老,资格也比较老的一位法师。所以能行法师就到北京。当时法源寺的方丈是明真老和尚,也是法源寺佛学院的副院长,明真老和尚和普明老和尚,他们看到能行法师,也是心生欢喜。

我记得当时我在北京读书的时候,明真老和尚每个礼拜会给我讲半天课。他就经常讲,他说明禅你还是有福气的,你看一个老师现在在这里照顾你,监督你,你还不好好学?我说是啊,肯定要好好学。因为我过去没有读过佛学,所以一到佛学院就望天花板,就是读经读不进去,当时能行老和尚经常帮我做工作。

我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吃不惯。南方人只会吃米饭,馒头、面条都吃不下的。能行老和尚就会把我叫去客堂,给我一碗米饭,他也知道我喜欢吃辣椒,他说我特地让北京的居士给你做了一点辣椒,这样细心地来关照我。所以明真老和尚说你还是有福气的,你要好好地把这个书读完,我是用了一年才下定决心,再不想逃跑了。

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,我一直感恩能行老和尚。以前老和尚在北京的时候,我只要在北京,有机会都会去看他一回。我跟老和尚的因缘还是比较深厚的。

可以说今天我能够到博山正觉寺来,这也是还愿,还自己的心愿,也是了自己的愿望。一来是感恩老和尚过去慈悲对我的照顾,二来也是感恩我们仁炟大和尚2015年带着博山正觉寺禅修茶道对我们的支持,当然也希望今后这个因缘更加深厚。

修行

老和尚是个有智慧的人,他督导弟子们就像督导我一样,他经常跟我讲应机施教。我记得有一次他在法源寺吃午饭的时候,在客堂有七个居士要皈依,我就站在旁边看,这七个居士有老的,有小的,也有年纪大的,也有年纪小的,老和尚就给他们授皈依。

有一位年纪大的老居士,有一点文化,他就给那个老居士讲,他说你今天皈依三宝了,你要知道,大家都要知道,皈依三宝,不是皈依某一个人,而是皈依佛法僧三宝。他说你最好就是诵《金刚经》。我记得他当时讲了一句,他说你的年纪比较大了,但是还有贪心。我觉得这个就是应机施教你就好好诵《金刚经》。对另外几个居士,还有几个老居士,都是女众,他就讲,你们修佛比较虔诚,好好念阿弥陀佛。

有一位老居士比较执着,大概当时也有五、六十岁了,没有文化,老和尚就跟他讲,你就持一个咒就行了,每天《地藏经》里面灭定业真言,你好好消消业障,那个居士就接受了。

所以,能行老和尚教这些居士们学佛,根据每个人的实际情况应机施教,用的方法都不一样。对年轻的就是基本上是鼓励读书,但也不是鼓励人家出家,是鼓励人家学佛,所以很多人问他,能行老和尚,我有没有出家的因缘?“你不要问我,问自己。”师父经常这样回答。

法源寺大大小小的事情,师父都在做,包括庙里的卫生,包括早晚殿。那时候我们既是佛学院的学生,也是法源寺的僧众,规矩是每天晚上要到禅堂坐一支香。当时能行长老是法源寺的僧值师父,他也带头去坐香,这个是不得了的。

法务这么繁忙,他自己还要到禅堂坐香,我所知道的,早晨上早课之前,基本上他要在房间里坐一段时间,然后去上早课。我有一次到客堂去,我说你没睡多长时间吧?他说我每天只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休息。

当时在北京,基本上每天早晨都要坐一支香,因为晚上是集体的共修,要坐禅。他即使是法务很繁忙,还是去跟大家一起共修,去坐香。

当时来讲,他名义上是当家师,然后就是知客师。实际上是当家、知客和僧值都是他一个人在做,身兼数职。每天做好多事,功课还不落,这个是非常了不起的。

老和尚走路很快,尤其是跑起香来,一般的小和尚还赶不上呢。过去的时候,禅堂里的和尚都要跑香,不是像我们平时这样摆着摆着走路。跑香要跑出汗来,绝对要跑出汗来。冬天是不准烤暖的,就是靠坐禅,还有就是跑香,一定要跑到出汗,然后再坐下来。实际上就是汗湿了以后,慢慢再干,自己又把汗湿了的衣服又蒸干了,经过这种热、冷,热、冷的方式,来平复你自己的心,这也是人调息的方法。

往往过去坐禅,很多人都坐得不愿意坐了,受不了。从早到晚打禅七更是如此。从早晨三点钟开始,一直到晚上一点才入睡,就是休息两个多小时,必须这样来。所以能行长老是了不起的。

印度传过来的禅宗功夫或者禅定功夫,就是讲究禅定。我们中国的祖师禅,也就是说师父一代一代传下来的。像能行老和尚虽说他慈悲修得好,天天笑眯眯的。但是他也有显现金刚怒目相的时候,那也有很多人怕的。

大约1987年,五台山有一个禅和子到法源寺去挂单,他疯疯癫癫的,本来要休息的时间了,他围着法源寺的毗卢殿转圈圈,又喊又叫又哭折腾了两天,当时我们都没有人理,到了第三天的时候,能行长老那个狮子吼对他一吼,他站到原地就不动了。下午的时候,这个禅和子就走了。

格局

中国的祖师禅就是讲究见地,也就是讲究见识。你的见地知见正了,你的修行才有成就,你的见地没有正,知见不正确,那你这个修行就不可能成就的。这就是祖师禅和如来禅的一个分水岭。祖师禅讲,首先你要有这样正确的见地,然后再继续努力修的话,绝对是有成就的。这个成就最后不仅仅是开悟,而且还绵延世间和出世间。

打个比方就是说正觉寺这样的,如果说不是能行长老,或者仁炟大和尚有这么好的见识,正觉寺不会有今天,真的,我看了之后,都很受震撼的,这就是一个见识,就是看得远,格局站得高。所以我觉得这一点来讲,仁炟大和尚他真的是有智慧,这是非常了不起的。

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 “觉悟号”,做智慧的传播者!

0
2018-12-12 11:00:09 來自 未知